过往案例

爱体育在线登录:《机器人总动员》:爱情不分种族抛弃世俗的机器人爱情更加纯粹

发布时间:2022-09-20 11:13:40 | 来源:爱体育官方网站 作者:爱体育网页版


  影片《机器人总动员》是2008年一部由安德鲁·斯坦顿编导的科幻动画电影。由皮克斯动画工作室进行制作,华特·迪士尼电影工作室电影公司负责发行。安德鲁·斯坦顿执导,本·贝尔特、艾丽莎·奈特和杰夫·格尔林等联袂献声配音。影片于2008年6月27日在美国上映。

  故事讲述了地球上的清扫型机器人瓦力偶遇并爱上了机器人伊娃后,追随她进入太空历险的一系列故事。影片的全球票房累计超过5.3亿美元,曾获得第8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

  1979年,由于《星球大战》电影大获成功,卢卡斯影业成立了电脑绘图部,此为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前身。

  1984年,刚刚离开迪士尼的约翰·拉赛特加入卢卡斯电脑动画部,成为后来皮克斯的重要人物,他是皮克斯创造力的驱动者。

  1986年,史蒂夫·乔布斯以1000万美元收购了乔治·卢卡斯的电脑动画部,成立了皮克斯动画工作室。

  2006年,皮克斯被迪士尼以74亿美元收购,成为华特迪士尼公司的一部分。

  谈到这部电影不由不能谈到皮克斯动画工作室,这间目前最强悍的动画工作室自从被乔布斯收购以后,皮克斯成立了并开始走上了快车道,当1995年第一部全电脑制作的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取得了巨大成功之后,在这之后几乎每年皮克斯都会推出一部动画长片,同样几乎每一部都是精细之作,更有精华之作诞生,而这其中《机器人总动员》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机器人总动员》的前半段几乎是个默片形态,瓦力这种机器人的造型基本上不用考虑表情包之类了,更多的是通过自己的动作去展示,而这样的展示是卓别琳的强项,可以通过夸张的肢体语言来体现,但是一个机器人如何产生夸张的肢体表现呢?

  当导演安德鲁·斯坦顿开始有这个创意到搭建结构并丰富故事花了很长时间,毕竟要把这个故事讲好并不容易,毕竟一部电影的成功之处,创意只是个起点,而重点则是如何讲好一个故事。

  好莱坞第一编剧罗伯特麦基曾在他那本《故事》书中写道:一个讲得美妙的故事犹如一部交响乐,其结构、背景、人物、类型和思想融合为一个天衣无缝的统一体。

  因此这次的冒险能否成功,特别是在前期并没有多少台词的前提下把故事的逻辑性讲通并且能够吸引人,确实是个大的挑战。

  安德鲁·斯坦顿说:“不同的作品,拥有不同的支撑,《机器人总动员》中所讲述的关于一个机器人孤独地生活在地球上的故事,则有点像‘鲁宾逊漂流记’中所突出的环境氛围。我还记得和我制片人彼特·道格特曾就这个想法争论了好长一段时间,即使到了饭桌上也没有停歇过,最终,我们一致认为,影片中应该出现的是一个真正的机器人,而不是那种过于拟人化的实体——说实话,这个决定着时让我们兴奋了好长一段时间。”

  而这部电影的另一个成功之处,在于刻画了一个被人类抛弃的地球如何得新获得新生,并重新被人类接纳的过程。当然也从另一个方面说,人类就从来没有忘记过地球这个母亲。

  关于母亲这个人类共同情怀的隐喻在一部美剧中体现得更为深刻,《太空堡垒卡拉狄加》讲述的就是12个人类殖民地被机器种族赛昂人毁灭后,唯一一艘幸存的战舰卡拉狄加在舰长阿达玛的指挥下带领由近5万名幸存者组成的舰队寻找人类的第13个殖民地地球的旅程。在这样的旅程中,地球这一个母亲的隐喻成了所有人的精神支撑和图腾,只有在这种图腾信仰的支持下,幸存者们哪怕历经的磨难再大也不会改变初衷。

  爱情是可以跨院种族的,这已经在人类共同价值观中得到了部分认可,同样爱情也不仅仅是人类的特权,动物世界中也有象征着忠贞的动物们,不过关于机器的爱情虽然离现实还很远,不过在艺术作品中已经开始探讨了。

  《机器人总动员》中的瓦力在漫长而孤独的工作中,发展出了自己的一套思维模式,毕竟从量变到质变,不断学会自我进化的瓦力是有可能的,只不过在地球这个被人类抛弃的星球上,当一个个清理机器人损坏了之后,更加显得瓦力的孤独感,这种孤独感对于每一个观影者来说都会形成共鸣,并且期盼它应该有个伴,是一个起码对待的陪伴,而不是一只小宠物。

  所以当伊娃被送到地球例行的进行探索是否有绿色生命的时候,一场关于孤独与陪伴的主题就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特别是当瓦力以它那蹩脚的方式体现自己的依恋之时,估计会让许多曾经暗恋过的人神伤不已,暗恋一个人的代价也许只有自己知道,还没有感动暗恋的对象先感动的是自己,可惜多数时候感动代替不了爱,这种暗恋多数变成了过往云烟。

  所以这一次,导演决定给一个正能量的完美结局,地球的一个丝暗恋一个高大尚的白富美终于开花结果了,这一次爱情的付出和回报是对等的,这是一次纯粹的爱情故事。

  瓦力和伊娃的爱起源于地球,那么同样要在地球上完善最终爱的呈现,电影中的这种喻意不禁让人会心一笑。

  面对受损严重的瓦力,人类的飞船上可没有零配件来更换,而瓦力自己在漫长的岁月中收集的自己身体的替代品则有会派上用场,所以回顾地球是个最佳的选择。

  从人类整体命运来说,虽然在飞船中人类貌似愉快的生活着,却是属于醉生梦死型的,可以说人类即是机器智能的享受者,同样也是机器智能的奴隶,在太空中长期的生活和享受,导致人类连走路都变得困难起来,但是人之所以为人,还在于有一丝希望,正是这一丝希望者是人类最终想要回家的动力。

  在星云中孤独的飞船与在太阳系中孤独的地球一样,分开则两者都是孤独的,若是回顾,哪怕地球上的环境还比较恶劣,但是伊娃带回来的绿色象征着生命的可延续。

  《创世纪》诺亚方舟的故事中,人类虽然没有逃离地球,却是逃离了土地,在海洋上飘荡,回归土地才能延续人类的生命,当诺亚看到鸽子带回了橄榄树的绿色枝条时,人类开始回归大地并繁衍生息,人类再一次启航了。

  同样,若只是在太空中飘荡,人类还能延续多长时间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人类在不断的退化当中,当没有土地支撑的时候,一切都有可能变得虚幻和不可控。所以船长会不顾一切的想要回到地球,只有在地球上才能做有意思的事,而不是在飞船上任何事都不做。

  因为孤独和爱,还有人类回归的强烈愿望,哪怕被auto百般阻挠,人类终于踏上了地球的土地,回家真好。